浮躁未止

若爱情发生,请令它速生速死。

是于这世间的短见。

生活还真是无法安宁

总有一些隐痛在晴天里发作

南半球的生活还好吗

冬季了吗

天冷记得加衣

所有的岁月都无法重复

遗憾真的是

比任何天气都对人都更加折磨

是啊,还是会想你

会心室空洞

仿佛夕阳中寂寥的房间

只有尘埃和阴影

连风声似乎都是奢侈

不过还好还好

虽然疼痛并没有减少

但习惯早已日积月累

磨出厚茧

失去水分

变得枯萎...

你们的规则我不懂,

我的规则你们别不服。

一路被质疑

一路走过来

如果全世界都反对你

那就去打败全世界

刚刚和米米走在路上,

她看着傍晚的天空,突然很气愤的说,这个天怎么这么蓝啊,蓝得我都快得抑郁症了!

我看着她笑,说为什么天蓝还会得抑郁症,天蓝不是应该心情好吗?

可是它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蓝的啊,而且还这么蓝,他妈的,米米说。

如果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天刚好又很差劲,你不是会心情更不好吗?
米米想了想,说:是啊,可是它这么蓝,我就是看不惯啊,老子心情不好嘛!

。。

夕阳倒映着楼宇,微风摇曳着树梢,

夜色染缀了流云,饭香馋叫了飞鸟。

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聊天,

说到他高中时候暗恋的“女神”,一如既往的嘲讽了他一会儿,看得出来他显得有一些倦怠,后来他说,已经那么久的事了,真的都已经有点记忆模糊了,其实现在想想有什么呢,不过就是你漫长一生的路途上,曾经追过的一个女的罢了。

当时略有伤感,想来人与人的关系,在时间之上的脆弱,也真是让人唏嘘,不过今天中午的时候忽然释然了,因为在食堂看到去年秋天的女朋友,某一刻我甚至没有认出她来,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人好面熟啊。

W说,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了,

那时候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后来我们分开,我依然觉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到有一天你消失了,音信全无,我仍然时不时的会在心里惦记你,可是现在我们又遇见了,我才终于清楚,我早已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你,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有一段时间,

无所事事,经常和赵赵他们去冷玩一种纸牌游戏,冷是学校图书馆旁边那家冷饮店的名字,英文叫cool,我们把它翻译作冷,因为它实在不够酷,赵赵是-1的朋友,一起吃过饭,然后就认识了,无聊的时候呼朋引类,是个不错的人选,有一次我们在冷喝啤酒,喝多了,赵赵吐到了杯子里,回宿舍的时候我背着她,她在我背上一边呼着热气,一边偷偷的问小声我,是不是很丢人,我说还好吧,因为我以前还把呕吐物吐到过盘子里,夜风里,赵赵带着点惊喜的心情兴致勃勃的问我,说真的吗、真的吗,哈哈哈,你不是不喝酒吗,怎么会吐成那个样子,我说哦,不是因为喝酒,是因为...那时候我怀孕了— —。

Z说,大多时候的大多事情,

根本没有讨论对错的必要,因为唯一的对错,是你心里由衷的热忱,热忱没有了,是非对错,都是枉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