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未止

归来依旧是少年。

《箭士柳白猿》

不知因为什么,“柳白猿”在电影里成了武行的“话事人”,而不是小说里一直强调的刺客,不过还是很棒的一个电影,比起《倭寇的踪迹》和《师父》,《柳白猿》是最为接近徐浩峰小说所给人的感觉,那种凭空切换的镜头,与小说中短促隐秘的叙事感或可谓殊途同归,电影画面是好于《倭寇》和《师父》很多很多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浩峰在拍完《柳白猿》之后再拍《师父》,竟然会给人一种退步感。

最后跟随匡一民十年,对柳白猿暗许终身的那个女人,当对柳白猿说“你本可以杀他,你不杀他,他便停不下来,而他走,我便要跟着”,那种江湖侠女的风范,让人动容,比之港台的武侠电影,《柳白猿》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武林电影,旧时的江湖,人与人之间,有一个“义”字守着,它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谓之侠,而不是金庸口中所谓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总觉得透着袭人的不真实感。

评论